说说阅读网
目录
修仙我靠忽悠快速提升
最初的道 著修仙我靠忽悠快速提升
《修仙我靠忽悠快速提升》是大神“最初的道”的代表作之一,书中的内容围绕胡优编写而成。小说主要讲述了:为了思考,胡优暂时停止了前进,在路边的田埂上坐了下来。涂山桥见状,也跟着他一起在路边田埂上坐了下来。想了一会儿,胡优才明白这个镇子里缺了什么了。他直接向涂山桥道:“不对!涂山长老!你们这里为什么没有一点养殖业?”
设置
背景设置
字体大小
16
目录
介绍
第1章 去狐妖的地盘上调研
  • 小说:修仙我靠忽悠快速提升
  • 作者:最初的道
  • 类型:玄幻
  • 更新时间:2022-11-21 11:23

 方天域,苍炎仙宗。

即使是高高在上的仙家宗门,也依然对于凡尘世界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苍炎仙宗山下向东300里的区域内,都是宗门的地盘。

在宗门东部地盘的边缘,有一个名为宁丘城的城池,也是受苍炎仙宗庇护的城市。

近来,宁丘城的城主曾多次派人到宗门来求助;要求宗门帮助解决东面青丘山狐妖总是跑来宁丘城吸人精气致死的问题。

这件事对于苍炎仙宗来说,可大可小。

往大了说,这是青丘山那边在公然挑衅苍炎仙宗对这一带区域的管辖权;要是不认真对待处理,闹不好就会让苍炎仙宗管辖的地盘都离心离德;进而就可能影响下面对苍炎仙宗的资源供奉。

可是往小了说,这其实又不过是青丘山边境地带部分狐妖的个人行为;让苍炎仙宗因为这点事和青丘山撕破脸皮干上一仗,真划不来。

就这样,苍炎仙宗在这件事上算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往常这样的事也发生过,苍炎仙宗的办法是糊弄过去。

就是派一些门派内门的低级弟子或者外门弟子去宁丘城那边驻扎一段时间;如果遇到有狐妖为恶,就出手解决掉。

当然,有些狐妖的修为可是比苍炎宗这些低级弟子的修为要高;所以宗门出这类任务的弟子,免不了有所损伤牺牲的。

这一次宁丘城那边又开始闹狐妖了,于是宗门就又召集了广大内外门弟子,动员弟子们踊跃报名,积极参加抵御狐妖为恶的任务。

只不过大多数弟子对于这个任务已经比较熟悉,所以报名参加的人基本没有。

就在掌门宗主都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宗门集会大殿非常靠后位置的一个弟子站了起来:“回宗主!弟子愿意前往宁丘城去出这个任务。”

这个打破了集会大殿静默的小人物,让掌门宗主英华真人许彭越都吃了一惊。

当他看清了这个人的衣饰之时,才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道:“你刚入门未久,修为也只是炼气期一阶;即使是修为最弱的妖狐,也不是你能对付的。

你愿为宗门服务的心意可嘉;但宗门派出弟子去出任务,却不是派出弟子去送死。

所以这个任务你还没资格做,还是坐下吧!”

然而这个炼气期一阶的弟子却拱手道:“回宗主!弟子想去出这个任务,并不是想与来犯的狐妖打斗的;若论打斗,弟子确实不是狐妖的对手。

弟子想的是,此去宁丘城,看看能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把狐妖来犯、吸人精气的这个问题给解决掉。”

这个弟子的想法,直接让许彭越震惊了:“哦!你倒是说说看,你想用什么办法把这个问题给一劳永逸的解决掉?”

低阶弟子:“回宗主!弟子暂时还只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需要先去调研一下。

所以这一次出任务,弟子希望宗主能暂时授予宗门令旗;好让弟子到宁丘城和狐妖族的红狐冢区域去调研一番。

调研完以后,弟子应该可以拿出一个完善的解决办法。”

这个低阶弟子的这个提议,顿时让整个大殿的人全都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大家伙第一是惊讶这个弟子的胆真大;去宁丘城也就罢了,好歹还在苍炎仙宗的地盘上。

跑到红狐冢区域去,那可是妥妥的妖族地盘了;到时不知道会不会就变成狐妖族的点心,或者是被他们吸成人干了。

另一个让大伙惊讶的地方,则是这个弟子希望宗主暂时授予他宗门令旗。

宗门令旗,就相当于一个宗派在外行走之人的使节身份。有了这东西,就代表你是在替宗门出来做重要的公务。

所以一般有了这东西的人,甚至是在妖族的地盘上都有一定的安全保障。

因为不管人族、妖族、魔族、鬼族都共同遵循“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个原则。

能拿着宗门令旗到敌对势力的地盘上去,那基本上都是过来谈判重要的事情的。

这种人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事,弄不好对方会下死手攻击,己方的盟友也不会帮助自己。杀来使的事太丢人。

不过即使是这样,拿着宗门令旗的人也不是绝对安全的;被小人物弄死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英华真人看着这个十分自信的低阶弟子道:“我看你是新入门不久的弟子,你且报上名来。”

这名低阶弟子道:“回宗主!弟子胡优!”

英华真人向分坐在他下首两侧的一众长老们问道:“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你们都说说看,对于胡优提出来的这件事,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办?”

英华真人下首左侧有一个以“葛优瘫”姿势坐在座位上的女修;她手中拿着一个绛红色的酒葫芦,不时地就向自己口中灌一口酒。

她的相貌身材倒真是一绝;只是这气质,那真是乏善可陈。

在掌门宗主向他们发出了问话以后,也是这位女修最先开口回答道:“许师弟!他想去送死,你就让他去好了;他想要宗门令旗,你就给他好了,反正又不是什么法宝。

他要是死了,咱们没什么损失;他要是能把事办成了,这是咱们一本万利大赚了。

这事怎么看咱们都不吃亏,师弟你连这点都拎不清。”

掌门宗主许彭越,显然对于这位女长老的做派十分无奈;不过对他的话,他却不能反驳;真要不闻不问,恐怕会伤了宗门低阶弟子的心。

于是许彭越道:“杜师姐!你这是什么混账话?谁不是从低阶弟子成长起来的?

弟子们为宗门牺牲不可避免,但是宗门却不会送弟子无谓的去牺牲。”

那位杜师姐挥了挥手道:“反正我说话你就当放屁好了!许师弟你想怎么处理,自己决定就好。”

这时,低阶弟子胡优突然又向许彭越拱手道:“宗主!倘若这一次弟子侥幸可以把事情办成,从此以后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希望宗主可以允许弟子拜入杜梅杜长老门下修行,让弟子从此以后为月秀峰门下。”

胡优的这番话,顿时又在整个大殿里引起了更大的轰动。

甚至,那位正拿着酒葫芦给自己灌酒的女修闻听都直接呛了一口酒;因为她就是胡优想拜入门下月秀峰峰主。

Copyright © 2022 ALL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