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阅读网
目录
猫族圣女
沐青 著猫族圣女
作者“沐青”的优秀玄幻著作《猫族圣女》,是读者不可错过的一篇好文,代表人物分别是江眠,精彩剧情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煜一下子黑了脸,推开身上这个不知道在想念谁的女子,却又怕太用力,惹怒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正是这点手下留情,让江眠黏在了他的身上。争执片刻,白煜的脸越来越不悦了,无奈只得抱起江眠,向她的寝宫而去。
设置
背景设置
字体大小
16
目录
介绍
第3章 高贵长公主VS敌国质子(3)
  • 小说:猫族圣女
  • 作者:沐青
  • 类型:架空
  • 更新时间:2022-11-11 14:55

白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突如其来的痛意让江眠清醒过来,抬脚就将白煜踹开了:“废物。”

江眠的力道不大,是以白煜只是被踹开了,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

反应过来的白煜急忙跪下:“奴知罪。”

“老老实实养著吧,等身子养好了,本宫可是要找你算总账的。”

江眠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便离开了。

怎么总觉得这江眠好似变了一样,传说中入其寝宫必死一事没有实现,而且刚才那一脚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力度,他可是记得这人曾经拿鞭子抽他的时候那可谓是力大无穷啊。

正想着,从房梁上飞身下来一个黑衣人跪在白煜的眼前。

“启禀主子,今日公主进宫是为户部尚书之子顾子承与沈家庶女沈清清求赐婚的,圣旨明日会送到尚书府,而且公主最近在大量招收侍从,我们的人已经成功混进来了。”

白煜有些错愕,也不怪白煜,如果系统在这里也会震惊,并且会十分头疼,户部尚书之子便是原身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子,同时也是原世界的男主,而沈清清便是愿世界的女主。

只因沈清清身份卑微,配不上户部尚书之子,再加上顾子承受公主青睐,顾子承野心勃勃,利用公主的喜欢为自己谋取私利,致使原主结局悲惨。

白煜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低头沉思,怎么也想不通江眠的做法,京城的人都知道尚书之子喜欢沈家庶女,但公主江眠爱顾子承成痴,拆散有情人。

白煜想不通,便不在去想,对黑衣人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便挥手让黑衣人退下去了。

果然第二日,圣旨便到了尚书府。

同时公主为心上人求取他心爱的女子,成全他们的事迹传遍了京城。

有人欢喜有人愁

顾子承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虽然有欢喜,但爱人大不过权力,他本一心想要更大的权力。

但这与公主府有什么关系,公主府大门紧闭,谢绝见客,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外界看着公主府这样子,都传公主虽然蛮横,但爱极了顾子承,为成全心上人美满,独自伤心。

但百姓不知道,他们口中伤心欲绝的公主,此时在别人的院子里观赏美男,顺便撩撩汉,看着美人一副想干掉自己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好不惬意。

院中亭里美人静卧软榻,炭火暖亭,落雪簌簌,呈现一副静态美人图,可惜偏偏就有人要打破这一方静寂。

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好像有人叫着公主殿下,江眠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睁开双眸,江眠最讨厌的就是在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

眼里充满着火气,声音不满:“是谁在外面大声喧闹,扰本宫清静。”

“公主莫恼,是李郎君好像与白公子发生了什么,正一起说来这里,向公主讨一个公道,公主你看?”花水站在亭子外面小心翼翼道。

江眠心中在想,怎么这白煜来了偏殿还会与人发生争执,真是一个没看住就出事。

“那便让他们进来罢,我看看他们到底有何事。”江眠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响起。

花水领命去将在外的两人带了进来。

“公主殿下,你长久不来后院看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只见第一个穿着一身偏暴露的衣服,面上俊美,但说话娘里娘气的人,快步走进亭中。

江眠并没有搭理眼前这人,眼光越过他看向了紧接着进来的白煜,看见白煜的身体修养的不错,面色温润,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好好说话,嗯”,江眠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公主有点生气了。

那个一身花衣的李朗君,这才意识到不对,悄悄看了一眼江眠,江眠脸上带着刚起床的杀气,便突然明白自己打扰了公主休息。

“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公主饶命,妾,不是有意打扰公主,妾知错。”

“滚”

“是,这就滚”李郎君听见这句话,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的落荒而逃,那身影仿佛逃过一截。

“等等,你站住,我说让你走了吗?白煜。”江眠看着白煜跟在李郎君,想不动声色的偷偷溜走,邪魅一笑,玩味的开口道。

白煜听出了江眠的玩味,转身,从容的行礼,行如流水。

一短时间不见,白煜好像聪慧了一些,江眠心想。

“白煜,你好大的胆子,这才没过多久,你就又与我后院之人发生了争执?

本宫记得,贵族公子大多都是会一些诗词画意,今天场景正适合,你去拿一些宣纸,为我画一副画,心情好了,今日之事便不再追究。”

白煜确实如江眠所想,并不去计较解释事情的真相,只要江眠后退一步,白煜便试探的前进一步。

“奴遵命,只是奴许久未动手,难免手生,可否容奴,练习练习,以便能一次画出公主的天人之姿。”白煜心知江眠喜怒无常,便借此想离开。

江眠怎么可能如他所愿,人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才不好惹事情,淡淡的开口。

“怎么,堂堂龙曦国太子,这点小事都办不了,还真是当之无愧的废物。”

白煜低眸的双眼里满是阴沉;“奴从命。”

江眠看着白煜低下去的样子,“哼”的一声冷笑的嘲讽。

白煜不由握紧了双手,没关系,忍,总有一天,要将江眠拉入深渊,让她卑微如婢子。

花水在江眠刚开始提出的时候,便去准备绘画所需要的所有东西。

白煜拿到工具之后便开始为江眠画肖像,江眠侧卧软榻,半咪眼眸,身后亭子外的梅花开的正艳,一两枝梅花闯进亭中,欣赏著亭中美人的颜值。

看着眼前人与景的融合,白煜只想快点了事,不过一会便临摹一副,虽然许久未动手,但白煜自小是天之骄子,画的也差不到那去,便拿着画让公主瞧瞧。

“启禀公主,奴画好了,请公主验收。”

江眠眼眸未睁,随口说到:“嗯,不好看,重画。”

白煜只能接着画,一张比一张顺手,一张比一张快。

“这张呢?”“重画”

“这副呢?”“不好看”

“没有灵魂”

“你行不行,重画。”

如此循环,白煜如果在不知道江眠存心不让自己离开就是傻子了。白煜无奈,既然知道江眠不让自己离开,何必着急,坐在这温柔暖帐中也是舒服。

江眠本就是妖,到了冬天就喜欢懒惰,这个亭子建设的冬暖夏凉,又能看风景,又暖和,适合睡觉,赏景,深得江眠的心。

 

Copyright © 2022 ALL Reserved